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新闻正文

站内搜索:

一汽改革的思考与战略方向

2018年06月19日 15:23

履新一汽集团近一年的日子里,身为董事长、党委书记的徐留平对企业进行了令产业内外瞩目的大刀阔斧的改革。“对一汽集团来说,目标、方向、怎么做很清楚,现在就要有勇气拥抱改革,要有勇气去革自己的命。要做到这一条,就能把一汽的改革、红旗的发展做好。”近日,徐留平公开与业内人士分享了他作为一位大型国有汽车集团掌门人以及改革者,对当前的焦虑和未来的梦想,以及关于一汽集团,特别是红旗品牌未来发展的一些思考。

如何看待新时代汽车产业的机遇和挑战?

汽车产业当下处于告别旧时代、迈向新时代的转折时期,这一点恰恰与整个社会经济、政治转型相一致,汽车产业面临的问题是产业问题、社会问题的双重叠加,所以汽车人的焦虑可能比一般大众的焦虑更多一点。因此这个过程中,焦虑、困惑、动荡、斗争我认为是必然的。有一句话虽然极端了一点:人生就是苦恼,就是焦虑。但在这样的转折时期,这个话题是绕不过去的。
我对当前汽车业的变化有以下几点体会:

1、汽车消费者的变化是中国甚至于全球汽车产业变化的根本驱动力。现在中国的消费者越来越趋向年轻化。在人类发展的过程中,特别是一个个体的发展过程中,其荷尔蒙是按照年龄分布的,在高的时期他的思想和行为就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因此,这些年轻的消费者越来越成为主力人群以后,必然会带来整个消费的多样化、先驱化。

2、影响汽车产业的因素多样化和多维化,并且有些时候互相矛盾、截然相反。如果说过去把汽车产业定位为三维,现在它可能处于四维、五维空间,如果仍用三维的理念理解处于四维、五维的汽车产业,肯定会焦虑、会不理解,根源就在这里。我个人理解,现在和中国汽车产业相关的重量级政策主要有国家经济开放政策、产业开放政策、产业发展政策、投资政策、技术政策、产业技术标准和规范、消费使用政策、地方政策等,这些政策对产业无疑是重要的约束。汽车产业已经构建了一个比原来更多元的、更复杂的方程组,求解是比较难的,结果也不稳定,要么是机会,要么是陷阱或挑战。

3、中国自身对于汽车产业的影响可能比全球对汽车产业的影响更大。为什么?
首先,中国当前对外开放的政策已经明确化,带来了外资企业、中外合资企业和本土企业之间新一轮的合作与竞争。这个社会没有完全竞争的关系,也没有只有合作、而没有竞争的关系。
其次,在新能源汽车领域中,相关的产业政策为汽车产业带来了不确定性。因为我们对于能源的可供给量、能源价格以及地缘政治在这个过程中所起的作用是不确定的,而能够替代的可再生能源(无论是一次的、两次的),这一系列能源的成本、价格和可获得性也都是不一样的,因此,我们正面临非常大的不确定性。

再次,特别是在智能汽车的时代,汽车产业正在被重塑,或者说汽车在当下不仅仅是单个的、孤立的产品,而是成为和人、和社会、和交通的强连接,这对整个汽车产业的重塑影响极其巨大。

最后,汽车企业无论新旧,谁能够做出最优秀的、符合当下汽车产业特征的产品及其生态就是优秀的。同样,汽车产业价值链的延长和商业模式创新的无限可能性,也带来了众多不同结果。
因此我认为,中国汽车产业正在被改写,由我们这些人改写和重塑,在这个过程当中,机会、可能性很多,同样,挑战、问题、困难也很多。对于充满了如此多诱惑的美丽场景,我想不会有人不兴奋,只要是人,兴奋了就会焦虑,在看到光怪陆离以及不同于过去的情况之下,困惑也会油然而生。

新时代汽车产业的根本在哪里?

新时代汽车产业的根本维度在什么地方?

第一,是共同的底线价值观。我认为没有纯粹的经济学,必须是政治经济学,如果经济学不能惠及全体大众,肯定是错误的。惠及大众、共享、共治、共生应该成为现实,如果没有这个现实基础,让一个产业、一个区域孤军深入地发展是不可能的。

第二,关于出行,愉悦的出行体验是人类本质的需求,是伴随着每个个体的希望,无论形式如何改变,这个需求是不变的。

第三,在当前环境下,合作共赢是新时代、新经济和新汽车产业的根本特征。最近我与全球汽车产业内外的一些大佬们进行了深度交流,得到一个共识就是“合作”,在这个时代,任何一个个体、任何一个组织、任何一个单位要想独享这个时代、独立地占有某一个甚至是某方面的价值链,都是不可能的。同时我也坚定地认为,赢者通吃绝不是汽车产业的长期主要特征,如果带着这样的梦想,估计困惑就更大了。

第四,作为当下的汽车人,我们需要看清本质、抛弃幻觉、直面用户、直击场景;聚焦核心、扎根专业;统筹周边、合理布局。这样对汽车产业,我个人认为是一个考量。
总之,有焦虑才有动力,有困惑表明有思考力,在新时代、新梦想、新征程中,困惑和焦虑一定是共存的,我们在焦虑和困惑当中成长。

如何实现把“红旗”插遍全世界的梦想?

我们今年发布了红旗的总体战略,要打造“中国第一、世界著名”的品牌,这是我本人和红旗团队包括一汽集团的一个极其郑重的承诺,要从精神文化层面、产品层面、服务层面、研发制造等各个层面实践这个理念,在实践层面是绝对不可以妥协、打折、退让的。我对团队的方方面面,甚至是着装、发型都是有要求的,以此满足消费者新时代对美好生活、美妙出行的要求。
当然,我们也确立了目标,最近我在想或者焦虑困惑的事,就是什么时候能够把这个目标提前一些,同时我也向我的团队提出了这个要求,我认为很有可能实现的。

从产品的谱系来看,就红旗而言,我们要在2020年以前把我们所确立的这些主产品要能够推到市场上去,让中国的消费者来体验红旗。红旗提出的新的服务理念无疑也是国内独一份的。我们的服务包括终身免费的维护。此外,我们的用户还享有终身免费救援、终身免费取送车、二手车“+1”保值等一系列服务。

现在如果消费者购买了红旗L级车型,应当享受到已经完全定制化的服务,红旗必须要让大家有尊崇感。我们正在打造红旗的尊享服务,包括在所有的飞机场、高铁站建立红旗的VIP室,让我们每一个消费红旗、拥有红旗的人都能够一点一滴地体会到任何重要场合的尊崇感。我们希望通过开启尊贵定制体验,树立起品牌的势能,占领品牌制高点,建立起红旗的大客户体系,占据政府及泛政府高端公务市场,打造出具有东方魅力的红旗品牌体验中心。我们正在构建一套强有力的生态体系以支撑起红旗的理念、以及遍及全国的消费者们。到2020年,我们希望实现10万辆的销量,市场占有率达到5%;到2025年,实现销售30万辆,市场占有率达到8%。

(本文根据徐留平在第十届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上的演讲内容整理)

Copyright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   京ICP备05030302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809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白云路1号 邮编:100045 办公信箱:autoreview@caam.org.cn 电话:010-63421850 传真:010-63422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