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新闻正文

站内搜索:

蔚来:不是烧钱,我们这是在投资

2018年03月16日 14:55

尽管为了新车的上市发布,一直以来,各大汽车企业们也都是“蛮拼的”,各种的上天、入地、下海,以及各路明星代言和站台的大场面,层出不穷,但是2017年12月16日晚,在北京五棵松凯迪拉克中心举办的蔚来ES8上市发布会,对于很多车企来说,却堪称“颠覆式”。

这场以“蔚来已来”为主题的“NIO Day”(蔚来日)活动,直接面向的是已经预订了蔚来ES8的“准车主”用户。据说,为了邀请用户来现场,蔚来几乎承包了半个北京城的五星级酒店。五棵松凯迪拉克中心近万人的体育馆座无虚席,在北京零下5度的低温下,因为这个发布会,甚至还有黄牛在场馆外倒票。而且,发布会的票已经炒到了3000元/张,但是如果能够亲临会场,当然还是值回票价的。

发布会暖场环节,蔚来创始人李斌的夫人采访了京东创始人刘强东的夫人——“奶茶妹妹”章天泽,并爆出“猛料”:李斌去了刘强东家吃了一顿饭就拉到了刘强东的投资。奶茶妹妹说:“当时李斌花了15分钟说了蔚来汽车的构想,我老公用了10秒钟就说:YES。”在融资200亿并历时3年的研发之后,有奶茶妹妹站台、俞敏洪讲故事,李想当试车员、李斌高能放电“脱口秀”一个多小时的蔚来ES8上市发布会已经成为业界一个“传奇”。当蔚来ES8的五辆样车傲娇亮相时,许多人开始欢呼“见证了一个时代的诞生”。

在这个有格莱美最佳摇滚乐队“梦龙”助阵演出的发布会上,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李斌宣布蔚来ES8正式上市并开启预订,同时,NIO Pilot 无人驾驶系统,车载人工智能伙伴”NOMI”也正式亮相,此外,蔚来还推出了比加油更方便的电能服务体验NIO Power。

虽然烟花般绚烂的发布会然烟消云散并成为过去的回忆,但由蔚来汽车所带来的“颠覆式”创新理念却持续地引发业界的强烈关注。蔚来的模式是在“烧钱”吗?蔚来是否真的能够有灿烂的“未来”?在NIO Day”(蔚来日)的第二天,李斌,这个曾经让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羡慕的年轻人,身兼易车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共享单车摩拜的天使投资人、董事长等头衔的“出行教父”在北京,接受了本刊的专访。

换电和充电,用户体验是关键

《汽车纵横》:据了解,蔚来也会采用“换电”模式,这会影响你们拿补贴吗?

李斌:换电或者租用都不影响拿补贴,因为我们在销售的时候,电池和车是一体的,所以租用和换电的方案都不影响(补贴)。要不多亏啊!咱们不会干这个傻事的。

《汽车纵横》:为什么?你们不担心“被骗补”吗?

李斌:这个车是完整购买的,你可以选择换电的服务,当然你如果选择换电服务,就得同意电池能够周转,这是一个选择,我们并不会强制。其实要知道,换电还带来了一个非常大的好处:电池只要回去了,整个服务体系就会做一次完整的检测,哪怕有一个电芯出了问题,都能检测得到,就会退出使用。换电的好处就是电池更安全,相当于人稍稍有一点指标异常的情况,我们就能检测的到。我们相信用户会自由选择,所以我们并不是强制性的。

一定不要把充电和换电对立起来,我们只是给了用户更多的选择,反正随你愿意,什么时候换都行,所以我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汽车纵横》:公开的数据显示,蔚来在全国要建1100个换电站,将怎么布局?“北上广”以外地区的车主是否也能享受到同样的便利?

李斌:这个背后有很多商业和用户体验的思考在里面。

确确实实,我们的换电站如果密度不够,其实是没有意义的,所以我们在第一批城市会充分布局,能够确保大家的使用非常方便,不管你家里能不能装充电桩都非常方便。但是对于别的地方,我们就会非常小心地跟用户说清楚,“可能获得不了这样的体验”,我们并不想误导大家,因为我的换电站不可能一上来就建得比全国的加油站还多,这个我们真的做不到。但是在一个城市里,我是能做到的。比如说,在北京部署几百个,这个我是能做到的,我们投得起。所以我们不要把换电和充电对立起来,在我们没有进入的城市,如果你家里能装充电桩,就和别的电动车是一样的,而且我们跟国家电网有战略合作,而且我们还有移动充电车。移动充电车特别能够根据车主在哪儿做灵活部署,移动充电运营成本比较高,这个肯定会贵一些,但是我也能确保你(用户)不用担心电的事情。

“只要是汽油车能去的地方,未来ES8都必须能够到达”,这是我们的承诺,不是我们的一个口号,我们肯定能做到。

《汽车纵横》:换电站的成本是多少,是蔚来自己做,还是和合作伙伴一起进行。

李斌:换电站的成本是一个商业机密,成本一定是分布式的,是我们能接受的成本,我们在设计的时候,考虑了快速铺设,一个换电站最快1个小时就能部署完。因为它高度集成化,所以这个成本比大家想象的要低不少。

如何赚钱,如何赢利?肯定不是要成为“小米”

《汽车纵横》:支持这样一个极致体验、用户体验的资金从哪里来?也可能开始的时候,用户没有那么多,我们可能会对客户有比较好的服务,如果越来越多的话,这件事是不是可以持续下去,持续的效果怎么样?能不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

李斌:资金怎么来?我们现在是一个创业公司,我们肯定要靠投资人支持,现在蔚来已经有56个投资人了,都是国内、国际非常大的企业和投资机构,所以我们的资金支持非常充裕,足够让我们去建立这样的服务体系和后续持续的研发,以及整个服务体系的升级,我想这个没有什么问题。

当然我们从融资到盈利肯定还需要一个时间,这个都在我们商业计划之中,总体上来讲,我们对于公司的持续经营非常有信心。大家也知道,毕竟我也不是第一次创业了,已经有两家上市公司,而且每个公司运营得都比较健康。总体来说,我觉得大家似乎对这个是最不需要担心的。

《汽车纵横》:这种“烧钱”模式能不能持续下去?蔚来会成为汽车界的“小米”吗?

李斌:我们这不叫“烧钱”,烧钱是打补贴战,滴滴他们当时抢市场就是烧钱,我们这是投资,怎么能叫烧钱呢?不可能说一个公司刚成立就挣钱,虽然这种事也有,就是我们易星,一上来就是挣钱的,但这是另外一个生意。

虽然大家有疑惑,我已经想透彻了,而且都是在实施中,至于我们能不能赚钱、或者赔钱,这个事情我们自己去想就好了,肯定是能做到的。其实大家有的时候思路要开拓一点,(赚钱)有很多创新的办法。

首先,造车这件事情,但我们通过体系化效率,能够做到我们整个公司的效率比较高,所以我们能够给用户一个合理的价格,我们是一个合理的毛利率,虽然肯定没有ABB那么高的毛利率,但我们还是有钱赚的,大家不用担心。第二,长期来讲,我们不会去做低价的东西,我们的性价比高,但不是低价,我们和小米肯定是不一样的。我觉得小米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公司,将来会比苹果做得好。但蔚来做的是另外一个模式,小米是更加宽度,我们是更加深度,我们肯定不是要成为小米的。

《汽车纵横》:为什么不想成为“小米”?

李斌:尉来汽车不像小米手机,不是可以大规模卖的东西。我们的车价格要40、50万,怎么可能全国人民都买?这是不可能的。毕竟不是两、三千块钱的东西,它是几十万的东西。现在的汽车公司赚多少,我比它少赚一点就行。我们用更合理的利润,通过把接口减少,效率提高,提高整个公司的盈利能力。但是在服务方面,现在我是赔钱做的,最终的目标是服务能够持平。

《汽车纵横》:那么蔚来的赢利模式是什么?

李斌:在盈利的事情上,每个公司最终都是需要盈利的,但伟大的公司不是为了盈利而存在,当然它会盈利,但是它不应该只追求利润。所以,蔚来目前没有立刻盈利的压力,我们在这几年还是投入期,最终我相信会有合理的利润,但是确确实实,“好的体验”是我们追求的,而利润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事情。

弯道还是换道?Smart EV是机会

《汽车纵横》:怎么看“发展智能电动汽车”对中国是真正的机会?

李斌:我觉得简单来讲是三个方面:

第一,汽车这个产品本身肯定会发生很大变化。以前我们说EV是电动汽车,可能再过十年,我们说车就等于是Smart EV(智能电动汽车),这已经是毫无疑问的。Smart EV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自动驾驶,这个毫无疑问是用到最尖端的数字科技和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等。另外一个智能是这个车要变成一个懂你的伙伴,变成移动的生活空间。发展氢燃料、混合动力,是为了省油、环保,用户也不一定买单,但是Smart EV在自动驾驶时代是非常重要的,这是真正的变化。

第二,能源格局的变化。电动车更环保,这是毫无疑问的,因为电的清洁起来更容易一些,但更大的意义在于,电是分布式能源。从均衡度来讲,电是更均衡的。但是石化能源只分布在少数几个地方,这种分布的不均衡性也深刻影响了国际政治版图。但是如果不依赖石油,都用电,整个能源行业版图重新改变,国际政治都会受到影响,这个影响是非常非常深远的,这是更宏观的。

第三,用户体验的变革。这是我更关注的,互联网人深刻理解一件事情:“用户永远只会为好的体验买单,公司是靠效率挣钱的”,但是用户不管谁造车,谁的车好就买谁的车,这个跟爱不爱国没有关系。但同时,用户体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变化的。

汽车行业面临今天的问题是什么?是汽车品牌并不对汽车用户的体验负总体责任,这个行业布局是过去一百多年的时间里已形成的,而那时候没有互联网,更没有移动互联网,因此没有企业对用户体验负总体责任,如何对待用户?真正重新定义用户体验,打破现有整个架构,重构一套用户服务体系,对传统汽车企业来说是很难的。这里面的技术含量没有那么高,但是需要的决心是非常巨大的,所以用户体验也会有很大的变化。而Smart EV将使用户体验进化到3.0的时代。

《汽车纵横》:具体在哪些方面?

李斌:具体来讲“发展智能电动汽车”对中国真正的机会是什么,首先,我觉得Smart EV对中国就在于有了一个品牌向上、品牌升级的机会,这真的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文化的积累、品牌定位的沉淀,以及各方面的原因,要打造能够跟奔驰、宝马、奥迪竞争的品牌,甚至追起来都太难了,只能跟在后面。可是在Smart EV上,我们就有先跑的机会。从宏观来讲,中国汽车企业能够有这样的机会,与整个国家的实力提升,与整个中国汽车产业实力的提升,都是匹配的。而且,Smart EV也是中国汽车产业由大变强,真正成为汽车强国的一个历史性机遇。原来都说“弯道超车”,我提了一个词叫“换道先跑”。我们没有历史包袱,在智能电动汽车方面,我们可以用最新的理念去研发。有德国媒体问我,你们做的事情,奔驰、宝马、奥迪做不到吗?我说:我不知道,但他没做,而我做了——这不是“弯道超车”,而是“换道先跑”,这是变革给我们带来的新机遇。

转向“出行服务”?蔚来肯定不会

《汽车纵横》:现在有很多车企转向做“出行服务”,强调用户体验、服务用户的蔚来会不会做“出行服务”?

李斌:蔚来汽车肯定不会进入到运营市场的,100%不会!我们要创造拥有车的感动,不会让自己的车进入到运营市场,绝对不会。蔚来ES8,包括后续的产品,只要是蔚来品牌的产品,肯定不会去做运营市场的,这是很明确的,我们可以以此为证,因为我们更关注用户的体验。

《汽车纵横》:难道那些转向做出“向行服务”的车企就不关注用户的体验?

李斌:我的意思是,我觉得“出行”这是另外一个生意,汽车公司要真觉得那是一个特别大的生意,你就投资好了,愿意投资谁都行,总之去投资就行了。“出行”这个事情,以前的出租车公司、租赁公司不都是在做吗?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但是“出行”和“造车”这是两个方向:第一个方向:只是把车当成交通工具;第二个方向:不仅仅把车当成交通工具,还是伙伴。所谓“出行服务”,就是极大的把车的交通工具属性搞到极致。我们蔚来要做的事情是把车在交通工具以外的部分,尽可能做创新,这是两个道路。蔚来虽然是做“创造拥有车的感动”这件事情,但我不能说哪个道路是对的,哪个道路是错的,我是觉得一个品牌同时做这两件事情是不合理的。

服务和供应链,都是汽车创业的挑战

好的产品是制造出来的,即使是明星企业如蔚来,也面临“配套”的难题。同时,如何服务好用户,也是全新的课题。

《汽车纵横》:你说过,“在中国做汽车的创业是非常幸福的事”,为什么?

李斌:这话不是矫情。从我的思考角度来讲,在中国做汽车的创业是幸福的。虽然很难,但还是幸福的。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如果在英国做有关汽车的创业,那么零部件都要到中国来采购,是完全无法想象的事。中国现在一年有近3000万的汽车产销量,奥迪、宝马、奔驰都在中国量产了,零部件配套基础当然就带过来了。现在全世界的汽车公司、零部件企业都在中国有布局,我们就可以重新组合,同样的东西给宝马、奔驰供,也可以给我们供。广汽、吉利、长城、上汽、长安等很多中国品牌现在做得非常不错,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进步?就是因为我们有供应链的基础、有产业基础,有人才和先进管理的思想。这也是为什么在过去几年里,中国的汽车初创公司像雨后春笋一样涌现出来。现在到硅谷去看,全都是中国的初创公司,这都是以前从来没看到过的事情。中国确实与以前不一样了,我们要有勇气和信心。

现在创业的信心跟以前也不一样了。我们有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全世界最支持电动车发展的政府是中国政府,因此要想投身这个事业,不跟着有中国背景的创业公司做,机会不大。自信心不一样,资本支持也不一样了。我们现在已经有几十亿美金的融资,每年研发方面的支出是十几亿美金,我们有市场、有资金、有人才,更关键的是我们知道中国用户需要什么,我们的反应速度又更快,中国要从汽车大国到汽车强国,我们新创公司是可以承担一定责任的,这个是真正提升品牌、提升技术含量、提升整个汽车行业竞争力的历史窗口。

《汽车纵横》:创办尉来,你觉得最难的是什么?

李斌:我觉得以前对于我们来说,最难的就是供应链方面的事情,一个车的质量,我把它分成几个方面:

第一:设计的质量。

第二:研发的质量。

第三:零部件供应链的质量。

第四:后面的指导方面

前两部分占绝大部分的比例,大家去想那个事情,我经常说你把华晨的车放到宝马的线上去,产出来的还是华晨,你把宝马的车放到华晨的生产线上去,产出来的还是宝马。但是零部件的质量对整车的质量来说至关重要。举个例子,座椅的质量就是座椅的供应商决定的。所以,我们一开始在零部件的合作伙伴选取上,找的都是非常高标准、国际化的、大的零部件合作伙伴,这非常重要。但要让他们愿意给我们做配套,也是非常不容易的,要说服他,我们没别的办法,一开始只能土豪一点,在付款条件、研发费用等各方面,我们都显得豪气一点。我们分了几个步骤:

第一步:说服他们给我们做。

第二步:让他们把最好的、最新研发东西,跟我们一起合作,因为我们更愿意用这些。

第三步:建立他们对我们的信心。

虽然他帮你研发了,也把东西给你了,并不代表他会把产能给你,我觉得这个也挺重要的。

所以,供应链的事情是非常复杂的。在公司成立没多久,我们就开了第一次第一次合作伙伴大会,2017年开了第二届,都是全球零部件集团的老大来参与,也非常感谢零部件伙伴对我们的支持。

《汽车纵横》:现在最难的是什么?

李斌:第一个事情:产品的质量。因为我知道我们的用户对于一个中国的创业公司的宽容度,没有办法像对一个美国公司的宽容度那么高,对这个,我的理解应该是幸福的,生产的时候难一点,孩子将来长大了会更健康。

第二个事情:用户服务。蔚来做事情一般都是做完了再说,但发布会上讲的很多东西是做的过程中的事情和我们的目标,这其实不是我们的风格,但是没有办法,不说别人以为你什么都不会干。

我觉得对我们来说,真正挑战的事情,就是服务用户的事情才刚刚开始。其实全世界的汽车企业都不会直接服务用户,直接服务用户是非常难的事情。我觉得这个对我们整个团队来说,要去学习。很多事情并不高科技,但它关乎到每个人的感受,而且可以用高科技的方式做得更好。我觉得对我们整个团队来说,这是非常大的压力,而且我们团队也不像早期人少,现在我们有4000多人,分别在19个地方。很多人可能连总部都没有去过,怎么让他们都能用同样一个价值观和标准去对待我们的用户?如果能过这一关,我想我们应该就能生存下去。

逢山开道,遇水搭桥,反正我们遇到的“坑”也不会比别人更多。

记者手记

在蔚来ES8上市后的第二天,李斌在北京东方广场的蔚来中心接受了百余家媒体的专访。在现场可以明显感受到,那场盛大发布会所引发的激情和震撼还未褪去,原定于9点半开始的采访,8点半不到就有记者前去“占座”,在这样一个北京寒冷冬天的周日早晨,而各路媒体记者们从偌大的北京城四面八方赶到这里,就是想当面将前一晚发布会留下的各种疑问,问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到9点半的时候,招待会大厅已经是满满当当,现场的工作人员还临时增加了一些座椅。不过,李斌自己却迟到了。虽然前一晚的发布会让他一直忙到凌晨,但这天一大早,他还是赶去跟富士康的郭台铭吃了个工作早餐。对于李斌来说,这样的工作节奏已经是“常态”。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版权所有备案号:京ICP备05030302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白云路1号邮编:100045办公信箱:autoreview@caam.org.cn电话:010-63421850传真:010-63422822